抑郁症离我们并不遥远 每30人中就有一人受困扰

2012-09-26 16:08:40 来源:

  一个幽灵,抑郁症的幽灵,在我们的身边游荡。

  很少有人习惯于将这种心理疾患与自己的生活联系在一起。2005年,央视著名主持人崔永元自曝患上抑郁症,使得“抑郁”话题一度升温,然而,在多数人眼中,抑郁症,除了作为街谈巷议的话题之外,依然只是一个与己无关的名词,它的存在,仿佛只在遥远的他处。

  真实的情形要比人们的印象严峻得多。2005年,北京市卫生局公布了由北京安定医院牵头完成的北京地区抑郁症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北京市15岁以上人群中抑郁障碍的终生患病率为6.87%,时点患病率为3.31%。这意味着,每30个人当中,就有一个人正经受着抑郁症的困扰,每15个人当中,就有一个人一生中曾经面对这种疾患。全国的患病率,专家估计在5%—10%之间。抑郁症在女性中的患病率为男性的羊癫疯遗传几率有多大两倍。

  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世界的抑郁症患者大约为3.4亿,预计到2020年,抑郁症将成为继冠心病后的第二大疾病负担源。

  抑郁症,离我们并不遥远

  病人刘海啸

  刘海啸的思维开始失控,他曾一度想到了死。他走上了教学楼的顶层,一只脚踏在了边缘上。但幸而退了回来。“整个心似乎被什么东西捆绑着,接近窒息。”

  2008年10月10日,24岁的刘海啸(化名)走进北京市回龙观医院抑郁病房。

  这一天,是第十七个“世界精神卫生日”,作为一名志愿者,刘海啸的任务是通过讲演和聊天,帮助抑郁症病人树立康复的信心。

  这是刘海啸第二次走进回龙观医院。上一次是在两年前,他被诊断患上了中度抑郁症,在这里住院治疗。

  “我觉得我可以通过我的经历来帮助其他人。”刘海啸说。如今的他,尽管尚需服药,但已经可以向记者平静地诉说那段痛苦不堪怎么治好抽风的经历,“再也不想回到那段日子中去了,太压抑,太可怕了。”

  噩梦,从8年前开始

  刘海啸的家,在湖北一个偏远贫困山村。16岁那年,成绩优异的他以全乡第一的成绩考上了县一中。

  或许是高中学业压力的骤增,或许是从山村到县城环境的巨变,高一下学期,刘海啸发现以往倒头就睡的自己开始失眠,并且越来越严重,以至于在此后3个多月时间内,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明知应该睡觉,躺在床上却就是睡不着,越急越睡不着。”

  刘海啸开始偷偷服用安眠药,但服药两个多月后,药物的副作用使他不得不停止。失眠症状再度加剧。“整个高中时期,我有2/3的日子在失眠。”同时,刘海啸的情绪和心理发生了巨大变化。“原来开朗的我,从那时起变得越来越孤僻、悲观。整天独来独往,情绪越来越差,成绩一落千丈。”

  学校规定“不准男生留长发”,一头短发的刘海啸却总疑心这个规定针对自己,担心挨批。

  一上课,他就会在心里拼命地对自己说:“有癫痫病的人怀孕影响吗要专心,要专心。”但越是如此,越无法集中注意力。

  到了高三,刘海啸“脑子里已经没有思维,整天恍恍惚惚”。模拟考试,刘海啸面对试卷,人呆坐在那里,一两个小时就这样过去。

  事实上,这些异常都是抑郁症的典型表现,然而那时,老师、同学以及刘海啸自己,没有人认为这是病,甚至根本不知道什么抑郁症。

  第一次高考以失败告终,刘海啸不得不选择复读。说来神奇,复读的一年,所有症状都消失了。不再失眠,不再低落,成绩迅速回升的刘海啸,2003年考上了北京一所著名大学。

  刘海啸一度以为,那段灰暗的日子已经远离了自己,然而,从大二开始,噩梦再度来袭。失眠的症状再次出现,心态悲观偏激,行为古怪。

  那段日子,只要不睡觉,刘海啸心绪便永远在悲观和绝望中徘徊。“走过天桥,看到一个乞丐,我就会想,明年我会不会和他一样在寒风中发抖?”

  刘海啸的思维开始失控,“没有一天开心过,没有一天不在压抑中度过。每天早上醒来,无论多蓝的天,在我看武汉癫痫去哪治起来都是灰蒙蒙的。整个心似乎被什么东西捆绑着,接近窒息。”

  最绝望的时候,他走上了教学楼的顶层,一只脚踏在了边缘上。但幸而退了回来。

  痛苦的刘海啸走进了校心理辅导室。在心理医生介绍下,2006年5月,他住进了专门治疗精神疾病的回龙观医院。

  在住院的两个多月间,刘海啸前后痛哭了三次。哭得惊天动地。“哭是释放,也是病情好转的表现。那时我每哭一次,就好像把这么多年来积攒的压抑扔掉一层。”

  终于有一天傍晚,刘海啸靠在病床上,看着窗外的夕阳,“忽然觉得夕阳那么的美,很多年没有看过那样的太阳了。”

  一个月后,刘海啸走出了医院的大门。

  抑郁症可怕吗

  抑郁症的危害在于“高发病、高复发、高致残”。六成以上的抑郁症患者有过自杀愿望或行为,15%的抑郁病人最终以自杀死亡。